北京和睦家妇产医生
北京和睦家妇产科医院

孕产知识

健康资讯

健康课堂

精彩活动

免费参观

电话咨询

北京和睦家医院完成第200例达芬奇手术

来源: 时间:2018-05-11 11:00:58

北京和睦家医院迎来第200例达芬奇手术,这个数字与国内一些拥有达芬奇机器人的公立北京和睦家医院相比并不算多,但是对国内第一家引进该设备的非公医疗机构来说,却在这一领域内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马上要做的这台手术是一位舌根癌患者,器械伸进口腔到舌根的位置,一定要再转180度才能做舌根位置的手术,如果用传统的开放手术,病人需要切开下巴,打开下颌骨,术后创伤非常大,达芬奇手术机器人能完美解决这个问题,可从口内或耳后‘美容线’进入手术位置,为病人切除肿瘤,从而减少病人痛苦。”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头颈外科主任张彬在手术前介绍。

北京和睦家医院 

这台手术是由张彬“主刀”操作,同时他也是北京和睦家医院头颈外科首席专家。张彬感谢北京和睦家医院提供达芬奇机器人手术的平台,并表示,“两家医院的合作在我身上得到体现”。

 

患者有需要

 

达芬奇机器人是世界上最为先进的微创外科手术系统之一,集成了三维高清视野、可转腕手术器械和直觉式动作控制三大特性。达芬奇机器人的问世,让医生将微创技术更广泛地应用于复杂的外科手术。对于患者来说,达芬奇外科手术机器人可使手术效果明显改善,术后并发症、损伤和失血明显减少,患者恢复更快、住院时间缩短,手术效果及美观性得到提高。对于某些高龄患者及高危患者,通过机器人手术可规避开放手术带来的创伤。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院长季加孚介绍,达芬奇的机器臂如同微型的“医生的手”,让手术变得更为精准,“达芬奇手术机器人能够放大手术视野,特别是对精细部位的操作,比如说血管的缝合、精细管腔的吻合、非常狭窄腔隙的操作,过去在传统开腹手术或腔镜手术下很难完成的操作都能够实现。”

 

众所周知,对于外科手术而言,从开放手术到腹腔镜手术是一次革命性进步,达芬奇机器人手术的推广,使外科手术实现了又一次大的飞跃。在北京和睦家医院,只要患者符合微创手术适应征,北京和睦家医院泌尿外科主任朱刚都会用达芬奇机器人为患者手术。他认为,这样的选择患者经历更少痛苦,也能更快地恢复。

 

达芬奇机器人在外科中的好处数不胜数。比如,以前列腺癌患者为例,治疗的目的主要有三个:清除肿瘤、保护尿控功能以及保留性功能。相比于开放手术,达芬奇机器人在治疗效果和患者的生活质量上都表现得更好。据了解,在美国,95%的前列腺癌手术都已经使用达芬 奇机器人,北京和睦家医院引进达芬奇机器人正是顺应趋势的发展,让中国患者也能享受高精尖的设备。朱刚透露,截至目前,他已经做了将近五十例由达芬奇机器人辅助的泌尿外科手术。

 

北京和睦家医院于2015年5月引入达芬奇机器人手术系统,成为国内引进该系统的第一家非公医疗机构。数据统计,截止2017年第四季度,全球装机4409台达芬奇机器人,中国引进69台。2017年全球共做了约10万台达芬奇机器人手术,其中26765台在中国进行。

 

占全球1%左右数量的设备做了约25%的手术,北京和睦家医院院长盘仲莹坦言,“这说明国内患者有这方面的需求”。

 

目前,北京和睦家医院已在泌尿外科、胃肠外科、小儿外科、妇科、头颈外科、肝胆胰外科、胸外科及普外科开展达芬奇机器人手术。在200台达芬奇微创手术中,泌尿外科手术占比最大,将近40%,普外科及胃肠外科占比共计25%。值得关注的是,达芬奇机器人手术在头颈外科领域的开展增速迅速,目前在所有手术中占比将近20%,位列第二。而作为在全国小儿外科领域率先使用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的医疗机构,小儿外科手术也占到相当比例。

 

给患者更多医疗选择

 

在医疗领域中评价一项技术,有两个标准尤为重要,即安全和有效,全球4000余台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正在投入使用,这显示它的安全性不言而喻。两年前,在朱刚参与组织的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一个学术会议上,医生向病人介绍开放性手术、腹腔镜手术和达芬奇机器人手术后让病人选择,结果没有一个病人选择开放手术,从中不难看出,微创手术已经深入人心。朱刚坦言,“毫无疑问,如果一家医疗机构无法开展微创手术,可能就会门可罗雀了”。

 

以张彬主要做的甲状腺瘤手术为例,不可否认,很多患者在手术安全外,还不希望在脖子上留有疤痕,这是十分正常的需求。对此,北京和睦家医院院长盘仲莹说,“每个个体有很大的差异性需求,我们要做的就是给这些差异化需求提供可能性”。

 

北京和睦家医院在手术的选择上始终遵循“医生给建议,患者和家属做决定”的原则。盘仲莹介绍道,“我们推荐让病人和病人家属都来参与决定,他们来考虑不同手术方式各自的优劣,包括费用、手术时间等差别,可以有不同的看法和选择”。

 

 “医生的建议从循证医学来,我所给出的建议都有依据,当我们把这些依据提出来给病人谈,病人和家属共同参与决定,但根据法律规定,最后签字还是患者自己签”。朱刚说。

 

在北京和睦家医院,许多患者会问医生,“如果这是您自己的家人,您会怎么决定”。医生就会换位思考,给予患者建议。患者和家属能考虑是否和医生的立场相似,最后作出决定。如果医生的依据还不能说服患者,患者会去找其他的依据。盘仲莹认为,“医院要有和患者交谈并给予建议的文化”。

 

张彬操作达芬奇机器人进行手术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院长季加孚在2018年全国两会上,有一条提案是建议将患者报告纳入到医院的绩效考核中。盘仲莹对此非常赞同。“民营医院不仅是对公立医院的‘拾遗补缺’,还是要给大家不同的医疗需求提供更多的选择,民营医院的服务不能限于‘嘘寒问暖、端茶递水’,而是‘嘘寒问暖’后实实在在地给患者提供服务。”盘仲莹说,“有些人更看重服务,有些人更看重体验,有些人更看重技术 ,这些都是患者真真切切能感受到的方面”。

 

医生有需要

 

达芬奇机器人操作起来并不容易,主刀医生要像开车一样考取“驾照”。取得这个“驾照”需要线上的培训、机器知识培训以及动物实验,大概需要三个月,以前只能在香港参加培训,现在内地也有培训机构。

 

张彬表示,“外科医生黄金期是40岁到50岁,随着身体机能的逐渐衰退,有些医生到60岁工作就开始走下坡,而达芬奇机器人完美弥补了眼花、手抖这两个弱点,延长了外科医生的职业期”。另外,张彬还有一点体会,“整个手术感觉不累了,坐着操作很舒服,所有操作都是很轻柔的,不用像以前的骨科手术,可能需要锯一块骨头,非常消耗体力”。

 

2015年6月,北京和睦家医院在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技术支持下成立达芬奇微创手术中心,这不仅让更多的患者享受到高精尖的技术,也让更多医生有操作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的机会。盘仲莹表示,世界上最好的合作关系绝不是一家独赢,达芬奇微创手术中心让更多患者享受更好的医疗服务外,也为北大肿瘤医院培养了技术骨干。“全球范围内有那么多医生都已经开始使用达芬奇机器人,国内的医生如果不会,那在全世界医生圈子的地位就会大打折扣”。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院长季加孚介绍,机器人手术仍然是由医生操控的实时手术,操控机器人的医生需有过硬的临床技术和丰富的外科手术经验,而优秀的医生与达芬奇微创手术中心实现了“好马配好鞍”,互相促进共同成长。未来,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与北京和睦家医院还要基于达芬奇微创平台继续深化合作,促进医疗技术和患者管理理念的交流分享,实现更多医疗资源、人才资源的对接,实现优势集聚,使患者可以在和睦家既能享受到三甲医院专家的医疗技术,又可以全方位接受和睦家国际医疗标准的服务。

 

2017年12月,“中韩达芬奇机器人甲状腺癌手术直播大会”在北京和睦家医院举行,由张彬“主刀”的这台手术是国内首次甲状腺机器人手术口腔入路,他为大众及医生们呈现了手术的最新入路。张彬坦言“在几十万人的关注下进行手术直播是一个挑战,但是直播能让更多的患者和医生近距离地了解该项技术,是个非常不错的结果。”

 

机械臂在高清镜头下操作

 

“达芬奇”的未来

 

关于达芬奇机器人还能有哪些改进,朱刚畅想,希望医生未来可以只戴着像VR眼镜一样的设备,或站或坐着,随心所欲地操作。

 

朱刚认为,达芬奇被称之为“机器人”,但更加准确的说法应是“机器臂”,因为它目前仍然是通过人来控制,在不远的未来,达芬奇或许可以完全由机器人自主做手术。

 

张彬坦言,“达芬奇机器人在人工智能方面还做得不够,因为它是一个远程操作的设备,做不到医生怎么想,它怎么动”。张彬希望,未来机器人可以更微小、灵活。“现在已经有更先进的‘蛇形臂’设备,它像一条蛇一样伸入到病人的腔隙,进入人体之后会伸出包括镜头在内的四个机械臂,可以做更深部、更微创的手术。”


健康资讯 查看更多>>